15 Juni 2006

亞里斯多德早餐 / Aristotelische Frühstücke

海德格在1923年6月18日收到馬堡(Marburg)大學哲學系的副教授聘書,總算是在當了將近8年的講師之後,有了一個正式的專任職位。他在7月14日寫給雅斯培(Karl Jaspers, 1883-1969)的信中意氣風發地說,他將會從弗萊堡(Freirburg)帶領一批16人的突擊隊去上任,好讓他未來的馬堡同事哈特曼(Nicolai Hartmann, 1882-1950)難看。(參見:Rüdiger Safranski,Ein Meister aus Deutschland: Heidegger und seine Zeit,第149頁。

德國學術界有個特殊現象就是,有志於學的學生們常常會像現在的追星族一樣,跟著明星老師一起轉校。但到底海德格是否真的有攜帶這麼多人馬到馬堡去,這一點我仍無法得知。唯一可以確定的是,當時確實有不少人是因為海德格的關係而到馬堡唸書的。漢娜‧卾蘭(Hannah Arendt, 1906-1975)曾在祝賀海德格80歲生日的演講中指出:早在其名著《存有與時間》(Sein und Zeit)於1927年出版之前,海德格被封為思想王國之神秘國王的傳聞,就已傳遍了整個德國。傳聞中說,有一個教師真的能臻至胡塞爾(Edmund Husserl, 1859-1938)所要回歸的「事物自身」(Sachen selbst),只要跟著這個人也許就能夠學會真正的思考。而正是這個傳聞,將那些厭煩於沉悶的哲學傳統的學生們都給吸引到海德格身邊來。(參見:Antwort: Martin Heidegger im Gespräch,Günther Neske & Emil Kettering編輯,第232-235頁。)按照高達美(Hans-Georg Gadamer, 1900-2002)的說法,當海德格轉到馬堡大學時,洛維特(Karl Löwith, 1897-1973)、Walter Marseille、Walter Bröcker這幾個學生也隨後跟了過來。他們這幾位弗萊堡學生很快就跟高達美、Jacob Klein、Gerhard Krüger這三個老馬堡學生組成了第一批海德格親衛隊,凡是海德格開的課,無不到場搖旗助陣。(參見:Hans-Georg Gadamer,Philosophische Lehrjahre,第35頁。)這幾個人也因此建立起深厚的情誼,甚至當他們出師、開始擔任講師之後,彼此依舊交往如蜜。


(v. l. n. r.)Löwith, Gadamer, Frida, Bröcker, Jutta und Irmgard

話說,海德格在1924年夏季學期開了一門「亞里斯多德哲學的基本概念」的演講課,並將上課時間訂在早上7點。他這群第一批親衛隊之隊員們為了趕去上這麼一大早的課,全都來不及吃早餐。他們遂約定下課後各自購買早餐、帶到其中一個人的家裡去吃,並順便討論剛才上課所聽到的東西。這種持續數小時之久的早餐會也就被他們戲稱為「亞里斯多德早餐」。(參見:Hans-Georg Gadamer,同上。

洛維特以為,海德格是一時心血來潮才決定將他的演講課排在早上7點到8點之間的。(參見:Karl Löwith,Mein Leben in Deutschland vor und nach 1933,第64頁。)但是,這恐怕並不是偶然的。因為按照高達美的說法,哈特曼習慣在晚上9點才將學生們找來一起討論哲學,且總是要進行到半夜才肯罷休。但是既然海德格硬要在一大清早上課,作息無法兼顧的學生們經過權衡,自然會決定不再去參加哈特曼的午夜討論會,哈特曼的圈子也就因此垮掉。(參見:Hans-Georg Gadamer,同上,第22頁。)這樣的結果恰恰符合海德格之前向雅斯培所預告的。於是,我們不禁要自問:海德格這樣做真的不是故意的嗎?

3 Comments:

At 26/5/07 07:22, Anonymous Zulu said...

巴黎的大牌教授們也會有意無意地把討論課開在同一時間。

 
At 11/6/07 13:25, Blogger Sprache said...

哦!希望有機會也能聽聽zulu君談談法語哲學界裡打對台的故事。

 
At 5/10/07 12:55, Anonymous immanuel said...

聽說Schopenhauer當年也幹過此事,只是對手是當時春秋鼎盛的Hegel,結果落得一個學生也不剩、淒涼地離開柏林的下場。

 

Kommentar veröffentlichen

<< H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