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 Mai 2007

黑格爾的頭號敵人 / Hegels Feind Nummer eins

黑格爾(Georg Wilhelm Friedrich Hegel, 1770-1831)到海德堡大學哲學系擔任教授才剛滿一年沒多久,就在1817年12月26日收到普魯士文化部長之邀,聘請他到柏林大學接任費希特(Johann Gottlieb Fichte, 1762-1814)所遺留下來的講座缺,其遂於1818年北上到剛建校滿8年的柏林大學去就職。(參見德語維基之資料)彼時,黑格爾的名聲如日中天,就連早他一步揚名於世的謝林也難奪其鋒,而唯一膽敢直接向他挑釁的,就屬正年輕氣盛、卻又富有文采的叔本華(Arthur Schopenhauer, 1788-1860)了。

說來叔本華跟黑格爾也算是校友。黑格爾在1801年於耶拿大學以《論行星之運轉(De orbitis planetarum)》一文取得講師資格,叔本華則在12年後於同一所大學以《論充足理由律的四重根基(Über die vierfache Wurzel des Satzes vom zureichenden Grunde)》一文取得博士學位。雖說叔本華深受康德影響,也曾聽過費希特的課,但卻對黑格爾所發展出來的觀念論系統頗不以為然。據說在他寫完博士論文後,曾借來一本黑格爾剛剛出版的《邏輯學(Wissenschaft der Logik)》第一卷粗略瀏覽一遍,不過卻對其評價甚低。1818年9月,叔本華曾試圖再讀一次《邏輯學》,但五天後就放棄了。也就難怪他在1819年出版《意志與表象的世界(Welt als Wille und Vorstellung)》時,書裡對黑格爾是隻字未提。(參見:Alfred Schmidt,Idee und Weltwille: Schopenhauer als Kritiker Hegels,第12頁。

叔本華與黑格爾的「恩怨」要回溯到1819年底。是年12月31日,叔本華遞交一份申請書給柏林大學哲學系主任August Boeckh――史萊爾馬赫(Friedrich Daniel Ernst Schleiermacher, 1768-1834)的學生――,欲在該校取得大學授課資格。出乎尋常的是,他請求Boeckh讓他除了規定所需的口試(試講)之外,還能在之前另開一門六小時的演講課,而且時間最好就訂在黑格爾講課的時段。儘管這封申請書讀起來頗為傲慢,Boeckh仍主張應就事論事,先就叔本華的大學授課資格部分進行審查(也就是讓他先試講看看),待其口試確定通過後,才能讓其如願在課堂上開講。1820年1月21日,Boeckh通知叔本華可以準備進行口試了。於是叔本華先去找黑格爾約談,獲其同意出席口試,並且允許他以「論四種不同原因」為試講題目。試講於3月23日召開。按照當天的會議紀錄來看,黑格爾並沒有特別為難叔本華,故讓他得以順利過關;不過按照Karl Bähr的說辭,那天其實在兩人之間還是有發生一小段有關「動機因是否為動物性的」的爭辯。(參見:同上書,第12-14頁。

Hegels Vorlesung

不管怎樣,叔本華現在終於有資格去開設演講課,而且是去跟黑格爾打對台。根據當時的資料顯示,他的課安排在每週一、四、五中午12點到1點,課目名稱為「全哲學之基本特徵(Grundzüge der gesammten Philosophie)」。(參見:Angelika Hübscher編輯,Arthur Schopenhauer: Leben und Werk in Texten und Bildern,第136-7頁。)不過,叔本華顯然是太高估了自己,畢竟他這個剛出爐的小講師怎可能比得上黑格爾的魅力呢?相較於黑格爾那動輒吸引兩百多人的熱門演講課,叔本華這門開在同一時段的課只來不到五個學生。(參見:Bernd Lutz編輯,Metzler Philosophen Lexikon,第812頁。)難怪黑格爾從來就沒有把叔本華的挑釁行為放在眼裡。而叔本華也因為這次的挫敗,決定離開學院,不再當大學講師了。

雖然叔本華罵起人來一向很尖酸犀利,但是作為黑格爾的頭號敵人,其在對手有生之年裡都只是私底下幹譙而已,倒還不曾公開在著作中對他惡言相向。要一直到1836年,他才於《論自然中的意志(Über den Willen in der Natur)》一書中首度明白批評黑格爾的「絕對荒謬之哲學(Philosophie des absoluten Unsinns)」。(參見:Alfred Schmidt,同上書,第15頁。)總之,這兩個人在現實生活中其實並未真正發生過大衝突;他們之間的爭戰反倒毋寧是形上學式的。有一套哲學漫畫《哲學家行動吧!(Action Philosophers!)》曾把這場形上學戰爭描繪成是兩人在爭奪康德精神的繼承權,倒是挺貼切的,有興趣的人不妨可到它的網站上去買一本來看看!

3 Comments:

At 12/7/07 13:40, Blogger zusehn said...

在珀瓷亶(Potsdam)被聯合國教科文組織指定為世界文化遺產的「無憂花園」(Park Sanssouci)門外有兩條馬路。其中一條,東西向、從珀瓷亶巿通向無憂花園的叫作「黑格爾綠林道」(Hegelallee,參見下面三張圖),另外一條,南北向、緊鄰無憂花園東側的叫作叔本華路(Schopenhauerstraße)。這兩條大馬路交在無憂花園門口附近,交口正對面就是珀瓷亶大學。我覺得珀瓷亶巿政府對馬路這樣的命名很有趣,令人想到這兩個敵對的哲學家。

 
At 13/7/07 05:22, Blogger Sprache said...

Zusehn,
在此幫忙為你留言中所說的「三張圖」補上連結網址

 
At 5/10/07 13:16, Anonymous immanuel said...

原來sprache早已詳細交代了Schopenhauer與Hegel的恩怨,哈哈~

 

Kommentar veröffentlichen

<< H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