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 November 2007

網路哲學進香團 / Philosophische Pilgergruppe im Internet

拜萬能的孤狗大神之賜,今日的宅男宅女們越來越能夠輕鬆完成「不出門即知天下事」的任務。儘管由此所獲取到的資訊不一定正確,甚至還有可能因詭詐言論橫溢而遭其誤導,但這本來就是享受科技好處所必須承擔的附帶風險,故倒也不必就因噎廢食。畢竟我們只要在服用科技妙方時,能夠多留意一下其所可能帶來的副作用,即可避開諸多暗含思想陷阱的網路資料。不過,孤狗大神的法力其實並不僅限於此。它那多重的功能甚至還可為人提供難以想像的資訊整合力,以致於吾人不光是能夠透過網路知道一些平常所不知的事情,更可以在網路上從事一些平常不可能完成的事情,譬如:進香。

「進香」乃是台灣民間信仰裡頭一種頗富特色的宗教現象,而其之所以富有看頭,不光是因為裡面那些周旋於聖俗之間的互動儀式繽紛熱鬧的關係,亦是因為其反映出台灣社會體隨著時代變遷而產生的諸般精神變化樣態。事實上,所謂的「進香」是有雙重意義的。其一是指神祇從分身子廟回到其祖廟去拜碼頭,或者是出遊到香火鼎盛之他神廟宇裡去串門子,好藉以補充自身的靈力;其二則是指信徒前往盛傳神祇靈顯之跡的廟宇聖地去晉謁,以求趨吉避凶。在台灣,後者通常是伴隨著前者出現,因為神明出門除了要有人幫其抬轎之外,還需要眾多信徒擺開各式陣仗來助威,是以每回舉辦進香活動時,隨行的大批信眾也就一併完成了一趟朝聖之旅。這其中最耳熟能詳的,當屬大甲鎮瀾宮每年農曆三月舉行的媽祖遶境進香活動了。不過,在大甲媽祖出巡遶境時,信徒們最在乎的莫過於能否在媽祖回鑾途中親自在神轎裡上枝香,因為那意味著可以優先獲得神明眷顧;至於那些取得頭一批上香權利的信眾,自然就更受神靈庇祐了,毋怪乎人們總愛去搶那頭香。(參見以下網址資訊:12345

話說回來,現在台灣部落格界所盛行的「搶頭香」行為,追溯其源,顯然是刻意比擬進香活動而衍生出來的一種網路現象。由於這種關聯性早已向我們暗示了網路進香的實踐可能性,所以我們自然也就無須驚訝於會看到有人真的隨著法力無邊的孤狗大神出巡進香去。而這一切其實都要歸功於孤狗大神的一項新利器――孤狗全輿圖(Google Map)。此神器一經施展,即可迅速衛星定位,顯現出地球上特定地物之清晰影像,宛如有海德格(Martin Heidegger, 1889-1976)所謂的「透過技術來開顯世界」之妙。儘管其尚未神通到能夠讓小如髮上針簪之物歷歷在目,但至少大如屋頂煙囪者是逃不出其法眼的。就是因為有此神器之助,本避難所附設旅遊辦事處方才能夠組織起「網路哲學進香團」,讓有外出恐懼症的宅男宅女們至少還能有個在家朝拜哲人故居的機會。為了回饋長期精神贊助本避難所的台灣鄉親們,在此特地情商旅遊辦事處組織一個進香團,前往馬堡(Marburg)這個香客罕至的哲學聖地,但礙於名額有限,請意者從速報名,前十名登記者免收團費。(附註:倘若看倌雖非堂堂正正的宅男宅女,但仍有興趣參與的話,亦竭誠歡迎,本人保證絕不對外透露您的真實姓名!)惟馬堡並非德國觀光勝地,一般鄉親可能連此城市之名都不曾聽過,故為了避免本期進香團被誤會為詐騙集團,試略加介紹該城相關資訊如後。

據悉,馬堡乃是一個位於德西地區黑森(Hessen)邦境內、現今居民才約八萬人的大學城。其於19世紀末、20世紀初之間匯聚了諸多新康德主義者(Neukantianer),從而在哲學圈打響了「馬堡學派(Marburger Schule)」的名號。馬堡學派作為新康德學派之一支,是在學院體制內對德意志觀念論的一種反動,強調的是重新以知識論進路來閱讀康德的批判哲學。若就整個廿世紀德國哲學發展來看,儘管新康德學派在20年代之後即日漸後繼無人,但隨後竄起之諸多哲學新秀仍舊多少跟馬堡有點淵源關係,譬如:因為聽了西美爾(Georg Simmel, 1858-1918)介紹科亨(Hermann Cohen, 1842-1918)而跑到馬堡唸博士的卡西勒(Ernst Cassirer, 1874-1945)、1920年被天主教學生團契邀請到馬堡演講的謝勒(Max Scheler, 1858-1918)、從弗萊堡被聘到馬堡的海德格、在馬堡雙修哲學與古典語文學的高達美(Hans-Georg Gadamer, 1900-2003)等等。再加上馬堡在那段時期亦是羅曼語文學(Romanistik)與基督教神學之重鎮,著名人物諸如有Erich Auerbach、Leo Spitzer、Werner Krauss、Karl Barth、Rudolf Bultmann等等。(參見:Heinz Paetzold,Ernst Cassirer – Von Marburg nach New York,第5-6頁;Hans-Georg Gadamer,Philosophische Lehrjahre,第36、41-43、70頁。)總之,彼時之馬堡小城正是所謂的人文薈萃、地靈人傑,有如浪漫主義時期的耶拿,絕對值得善男信女們過去朝拜一番,以便模擬神會被哲人聖靈灌頂的感受。

本避難所附設旅遊辦事處業已特別先行請示過孤狗大神,查出了幾位著名哲人當時在馬堡的住所地址,詳參以下附件。諸位信眾需要做的就是將那些地址資料輸入孤狗全輿圖,然後調整地圖左方比例尺以使影像最大化,再虔誠地按圖索驥去一一上香即可。不過,為了讓人人都有機會輕鬆搶到頭香,以下僅示範一次完成上香動作後的成果,其餘的就看諸位各憑本事,先搶先贏囉!



[附件1]

鄂蘭(Hannah Arendt, 1906-1975):1924至1925年間住在Lutherstraße Nr. 4(參考照片:123


布特曼(Rudolf Bultmann, 1884-1976):1907至1916年間住在Barfüßertor Nr. 2(參考照片:123

科亨(Hermann Cohen, 1842-1918):1903至1912年住在Universitätsstraße Nr. 62(參考照片:12

海德格(Martin Heidegger, 1889-1976):1923至1926年間住在Schwanallee Nr. 21(參考照片:123

納托普(Paul Natorp, 1854-1924):1913至1924年間住在Barfüßertor Nr. 25(參考照片:12




[附件2:以下摘錄在地的馬堡同學所熱心提供的補充資訊]

沃爾夫(Christian Wolff, 1679-1754):曾住在Marktgasse Nr. 17(參考照片:123

朗格(Friedrich Albert Lange, 1828-1875):曾住在Barfüßerstraße Nr. 4(參考照片:123

奧特嘉(José Ortega y Gasset, 1883-1955):曾住在Gisselberger Straße Nr. 21。

埃賓浩斯(Julius Ebbinghaus, 1885-1981):曾住在Schwanallee Nr. 21。

洛維特(Karl Löwith, 1897-1973):曾住在Sybelstraße Nr. 16(參考照片:1

9 Comments:

At 9/11/07 13:02, Anonymous 馬堡同學 said...

台長真是幽默^_^。(閱讀您的文章,一大享受。)

再介紹幾個哲人/名人在馬堡住過或停留一段時間的地方。

Martin Luther (1483-1546): Gedenktafel Barfüßerstr. 46

Christian Wolff (1679-1754): Gedenktafel am Wohnhaus Marktgasse 17

Denis Papin (1647-1712): Gedenktafel am Wohnhaus Markt 15

Michail Lomonossow (1711-1765): Gedenktafel Wohnhaus Wendelgasse 2; Alte Universität (Lomonossow創立莫斯科大學,跟馬堡淵源很深。)

Jokob Grimm (1785-1863)/Wilhelm Grimm (1786-1859): Gedenktafel Wohnhaus Barfüßerstr. 35

Wilhelm Liebknecht (1828-1900): Gedenktafel Wohnhaus Wettergasse 9

Friedrich Albert Lange (1828-1875): Gedenktafel Wohnhaus Barfüßerstr. 4

José Ortega y Gasset (1883-1955): Gedenktafel Wohnhaus Gisselberger Str. 21

Julius Ebbinghaus (1885-1981): Wohnhaus Schwanallee 21 (海德格也住過的地方。此兩人之間的關係挺有趣的。)

Boris Pasternak (1890-1960): Gedenktafel Wohnhaus Gisselberger Str. 15

Karl Löwith (1897-1983): Wohnung Sybelstr. 16 (原址現在是學生宿舍Konrad-Biesalski-Haus)

此外曾有許多浪漫主義作家在此小城居住,在文學史上有Marburger Romantik之稱,就不一一介紹了。

馬堡這邊的VHS每學期都舉辦一次「哲學散步」(philosophischer Sparziergang),費時差不多兩小時,之後還會到一間咖啡廳聊哲學家聊哲學。有興趣可以來參加喔!

對了,Gadamer在馬堡出生,但目前似乎沒有人知道他住過的地方在哪。不知台長您是否恰巧知道?謝謝回答囉。祝好!

~ 馬堡同學

 
At 9/11/07 13:32, Anonymous 馬堡同學 said...

孤狗大神的全輿圖太神奇了,竟可以精確到看到建築物的屋頂!沒錯,在馬堡城堡旁邊的一間小屋裡用Camera obscura(以前的「針孔攝影機?)(http://www.physik.uni-marburg.de/de/forschung/lehrerbildung-didaktik/camera-obscura.html)看馬堡全景,就是這個樣子!

海德格、鄂蘭及洛維特住過的地方離彼此不遠,可以想像他們當時的交遊情況,很有趣。

 
At 10/11/07 10:15, Blogger Sprache said...

馬堡同學:

感謝捧場,更感謝能夠為大家提供這麼多名人資訊!真不愧為在地人!相信孤狗大神必定會大大保佑喔!
P.S.1:倘若馬堡同學還能提供這些房子的正面照片的話,那就更是功德無量了!
P.S.2:若不介意的話,我將轉載前述幾位哲人住址於本文附件之處。

至於Gadamer,他在馬堡住過好幾個地方。
根據Jean Grondin所撰的Hans-Georg Gadamer: Eine Biographie書後年表,得知:

1. Gadamer於1900年剛出生時,他家座落於Lahnstraße,之後又搬到Afföllerstraße,但均不知確切住址是幾號。
2. 1902年全家搬到Breslau去,直到1919年才又搬回Marburg。這時是住在Marbarcher Weg 15。
3. 1925年,Gadamer接手去住Nicolai Hartmann租的房子,住址是:Ockershäuser Allee 39。

不過,若再參照Gadamer自己寫的自傳Philosophische Lehrjahre第27頁中所言,他有一陣子還曾住在Rotenberg 15a。但沒說是在何時。只知之前該屋曾是由羅曼語文學家Ernst Robert Curtius租任的。

 
At 11/11/07 19:31, Anonymous 馬堡同學 said...

就隨意轉載吧,如能豐富網路哲學進香團的行程,也是功德一件。附註說明,這些資料為「哲學散步」的Kursleiter Dr. Dieter Hüning所提供。他另提供了一些書目,如有善男信女進香過後還不過癮,想要深入閱讀的話,我或許可以把他建議的書目貼上來。

至於房子的正面照片。不知台長對哪些哲人的故居有興趣?(另外,要怎麼把圖貼到網路上去?^^a)我哪天去散步,再順手把那些房子照起來好了,很簡單滴。

大大感謝提供Gadamer在馬堡住過地方的資訊,解了我一個很大的疑惑。真該把這些資料轉給Stadtwerke Marburg,讓他們為這麼一個重要的哲人也立一個Gedenktafel才是.....

 
At 12/11/07 21:19, Blogger Sprache said...

馬堡同學:

太棒了!倘若同學肯幫忙的話,
這樣就更容易讓香客們能有點3D的想像空間。
倘若不麻煩的話,請拍下本篇正文中所提到的那些哲人的故居照片,然後上傳到網路上任何地方,再告知我網址即可。我接下來會在文中設定該網址之連結。

另外,既然同學還有書單,我雖不知其他香客的想法,但本人可是很有興趣想見識一下。在此盼能假香客之名,求請同學跟大家分享一下!

 
At 13/11/07 11:36, Anonymous 馬堡同學 said...

短短的書單如下:

Klaus Christian Köhnke: Entstehung und Aufstieg des Neukantianismus. Die deutsche Universitätsphilosophie zwischen Idealismus und Positivismus. Frankfurt/M. 1986.

Karl Löwith: Mein Leben in Deutschland vor und nach 1933. Ein Bericht, Frankfurt/M. 1989. (這本已翻譯成中文,台長也介紹過。我跟Nüning說這本書在台灣有中譯本,他挺訝異的~。)

Franz Orlik (Bearbeiter): Hermann Cohen (1842-1918). Kantinterpret, Begründer der 'Marburger Schule', jüdischer Religionsphilosoph, Marburg 1992 [Schriften der Universitätsbibliothek Marburg, Bd. 63].

Ulrich Sieg: Die Geschichte der Philosophie an der Universität Marburg von 1527 bis 1970, Marburg 1988.

Ders.: Aufstieg und Niedergang des Marburger Neukantianismus. Die Geschichte einer philosophischen Schulgemeinschaft, Würzburg 1994.

最後一本是比較平易近人的名人導覽手冊:Marita Metz-Becker: Hundert Menschen - Hundert Orte. Ein Führer zu Marburgs historischen Persönlichkeiten und ihren Erinnerungszeichen, Marburg 2005.

Nüning所列出的名人表裡其實還有Eduard Zeller (1814-1908)、Ernst Cassirer (1875-1945)、Klaus Reich (1906-1996)、Nicolai Hartmann (1882-1950)、Hans-Georg Gadamer (1900-2002)、Hans Jonas (1903-1993),因不知故居地址,所以我之前沒把這些名字列出來。感謝台長前一帖的回覆,這下就知道Gadamer和Hartmann住過哪裡了。(呵,好像在玩名人故居拼圖遊戲。)

週末我才會去散步,3D圖就先等一下咩。^_^

 
At 15/11/07 23:56, Blogger Sprache said...

馬堡同學:

感謝辛苦提供這個書單!
希望我有機會的話也能夠蒐集到這些書,
好來充實一下本避難所的內容。

 
At 16/11/07 12:21, Anonymous 馬堡同學 said...

3D圖來了~~
http://www.pixnet.net/photo/sourirelaecheln/72076306

我在照片下寫了一些文字,所以請用點圖的方式欣賞這些圖片,不要用幻燈片播放。

冬天葉子落光也是有好處的,少了遮蔽物,比較看得清楚建築物的樣貌。

拜訪名人故居或故居原址最有趣的是今昔對比,有時看到一樓成了腳踏車店或廉價成衣店,莞爾之餘,不是沒有布雷希特所說的疏離效果。

就請隨意取用。Viel Spaß!

p.s. 貴避難所附設旅遊辦事處首次辦的網路哲學進香團想必會很成功。如果香客反應踴躍,台長可考慮再多辦幾團喔^^b。

 
At 16/11/07 22:21, Blogger Sprache said...

馬堡同學:

真是要大大地感謝提供出這麼多相關資訊!
現已將相片的連結附上。相信大家以後若想肉身親自前往馬堡去朝聖的話,應該就更不會發生找錯廟公拜錯神的糗事了。

另外,其實本旅遊辦事處是有打算籌組一個哲學掃墓團啦!(正是所謂的「看陽宅也不忘要看陰宅」!)只不過目前還不知道何時才會出團。畢竟您也是知道近來石油大漲、歐元也飆新高,所以選在這個時機出團實在是不太明智。再者,掃墓也是要看時辰的,故目前還得等哪天三太子突然降乩諭示明路後,才能繼續規劃行程。在那之前,可能得請諸宅男宅女們多多耐心等候了!

 

Kommentar veröffentlichen

<< Home